百度Apollo的新故事丨深度 【圖】

  2019-07-03 19:04:17 大眾 租車   31

百度Apollo憑借自動駕駛“最后一公里” ,開始布局自動駕駛商業化的“第一公里”。

2019年,被百度視作“Apollo計劃”的商業化元年。

在發布公司Q1財報時,百度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曾明確表示:“百度的人工智能業務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其中,Apollo在北京的道路測試里程超出行業第二10倍以上,我們和長沙合作的自動駕駛出租車很快也將跑上街頭。接下來,我們將繼續抓住產業智能化機遇,進一步拓寬我們的業務領域和商業模式,加快業務發展。”

緊接著,百度Apollo公開了國內唯一的自動駕駛純視覺城市道路閉環解決方案百度Apollo Lite。從牽手車廠合作自動駕駛解決方案,到落地長沙的Robotaxi,至今,百度Apollo商業化道路上的每一個重要節點都已初具形態。

于是,在“Baidu Create 2019”百度AI開發者大會現場,這位互聯網巨頭決定從Valet Parking開始講述Apollo商業化的新故事。

百度智能汽車事業部總經理顧維灝百度智能汽車事業部總經理顧維灝

從解決自動駕駛“最后一公里”開始

從通俗概念上來講,Apollo Valet Parking即指自動駕駛車輛的自主泊車(AVP)功能。

簡單來說,該技術能夠支持駕駛員通過在手機APP端發出指令,遠程“遙控”車輛完成停車或駛出車位的動作。整個過程不需要人類參與,是一個非常典型的限定范圍內低速無人駕駛應用場景。自動駕駛技術發展至今,“限定范圍”和“低速”兩個關鍵詞幾乎已經與商業化的可能性高度綁定。百度智能汽車事業部總經理顧維灝也在演講中,將Apollo Valet Parking稱為一款“可實現在有限條件下自動駕駛的商業化產品。”

具體而言,在產品設計方面,百度Apollo將車、云、圖、場四端進行融合。其中,車端負責中、近距離內環境感知、軌跡規劃和車輛控制;云端用于接收車/場端環境感知信息,融合計算全局導航路線發送到車端,完成全局調度功能;圖端則提供高精地圖服務;場端最后完成涂裝改造,提供中、遠距離環境感知能力,以補強車端感知能力。

借此,Apollo Valet Parking能夠形成車云圖場的綜合系統優勢,整套方案也將逐步完成由輔助智能到組網智能,最終到完全智能的版本迭代。雖然這種路線隨著部署密度由疏到密,會面臨改造成本及維護成本逐步抬高的問題。但同時,場端并不會影響方案后續拓展至停車場范圍,進而Apollo Valet Parking能夠借助場端的輔助增強一些新的特性,將整體操作效率提高30%,同時解決包括過彎預警、出庫路口預警、T型路口預警及最優車位領航在內的關鍵場景。

當然,現階段Apollo Valet Parking首要進行的仍舊是車端改造工作。車云菌獲悉,團隊為該方案首創了一款專屬車載平臺ACU-Advanced:使用單Xilinx ZU5(FPGA)設計,AI加速能力對標Nvidia Parker芯片,且成本及功耗達到更低水平,兼容百度飛槳(PaddlePaddle)深度學習框架,支持8路攝像頭、12路超聲波雷達、預留了毫米波雷達和激光雷達接口。

此外,ACU-Advanced計算單元能夠在-40℃—85℃的溫度范圍內運行,最高功能安全等級的設計可以保證車輛在斷電重啟、安全芯片死機等極端情況下也能安全停車,并以100%全車規元器件抗沖擊振動、耐電磁干擾,希望勝任各種車載環境。

ACU攻克AVP技術挑戰ACU攻克AVP技術挑戰

ACU深度優化方案ACU深度優化方案

為了更直觀地感受百度Apollo Valet Parking的競爭實力,車云菌將其與AGV方案和人工代客泊車方案進行了對比。從產品能力、軟件技術、硬件技術、停車場拓展、售后能力、C端影響、B端影響幾個維度探討后發現,幾套方案最主要的差異體現在軟硬件技術、停車場拓展及影響力層面。

憑借人工智能基因,百度Apollo在AI和云端方面確實擁有比較突出的能力,且具備自家高精地圖優勢。但值得注意的是,三種方案均展現出了相當一般的售后能力。從百度Apollo的角度來看,產品尚處研發期,缺乏一定汽車實際項目和供應鏈管控經驗。但作為一家Tier 1廠商,百度仍舊希望通過與客戶,以及諸多業界一流供應商的合作共同補足短板。

所幸,有賴于公司自身具備的大規模服務能力和互聯網運營經驗,同時依托Apollo平臺開源屬性,新方案對許多客戶天然就具備吸引力。早在2018年11月1日舉辦的百度世界大會上,李彥宏就提前公布了Apollo Valet Parking生態合作計劃。

彼時,包括威馬、長城、比亞迪、廣汽、大眾、現代在內的多家車廠以及首汽共享汽車、盼達用車、首汽約車、停簡單等共享出行運營商已經在各個層面與Apollo Valet Praking展開深度合作。聲勢浩大的陣容不僅意在整合行業資源、統一產品接口、擴大運營規模、降低方案成本,更加能夠提升方案整體社會認知,力求完成“最后一公里自動駕駛”。

現如今,百度Apollo自主泊車量產解決方案已經獲得了商業化訂單。作為合作伙伴,威馬汽車CEO沈暉來到了智能駕駛分論壇現場,他表示:“融合智能化與電氣化的新能源汽車產業是驅動中國新經濟發展的引擎。創新和開放融合是頭部企業必備的屬性。作為推動產業智能化發展的重要力量,百度Apollo與威馬汽車互為助力。兩家不同領域但具備相似屬性的頭部企業,在今年CES-Asia共同展示了Valet Parking軟硬一體解決方案。未來雙方將繼續聯合開放L3、L4級別自動駕駛技術,打造車企智能化轉型的標桿。

有意思的是,為了使產品落地的可能性最大化,Apollo Valet Parking不光拉來全產業鏈的生態合作伙伴,也沒忘了在人機交互的體驗細節上下功夫。

從活動現場Apollo Valet Parking的實際演示效果來看,在家庭或公司場景下,系統可以通過簡單學習訓練,使車輛在駕駛員下車后、在視距內沿固定路線泊車入位;在商場、醫院等熱門地點,車輛能夠自動駛入停車場并自主尋找車位泊車;在實現智慧城市的機場等交通樞紐,駕駛員可以直接在入站口下車,車輛沿固定路線自動駛向周邊低熱度停車場并自動泊車。

顯而易見,當下Apollo Valet Parking正結合未來智慧停車場應用場景,充分迎合現階段自主泊車未被滿足的安全、效率、費用需求。

開啟自動駕駛商業化的“第一公里”

那么,百度為何選擇從解決自動駕駛“最后一公里”來開啟技術商業化的“第一公里”?

從宏觀角度看,當前中國泊車市場存在巨大的未滿足需求,2.7億乘用車僅匹配約1億個停車位,尤其在一線城市中,停車位分布不均,平均停車場有效利用率僅為45%。而在駕駛過程中,“停車難”不僅僅是新手司機的心頭痛,對于熟練駕駛員而言,平均也有超過30%的駕駛時間被浪費在找車位和泊車過程中。

泊車市場現狀及趨勢分析泊車市場現狀及趨勢分析

停車資源嚴重短缺與利用率低的矛盾中蘊含著巨大的市場需求。然而在這件事上,百度其實稱不上是“排頭兵”。2018年以來,受困于技術量產和商業化的難題,以Waymo為首的從業者開始唱衰無人駕駛的未來。此時,主流Tier 1和車廠提出AVP將大概率率先打破城市空間中,乘用車高級別自動駕駛的量產和商業化僵局,隨后戴姆勒、博世等紛紛發布了演示Demo或是初步合作方案。

可現實是,外國方案無法解決中國泊車的痛點與市場需求。博世、特斯拉等知名大廠預計2020-2022年才會針對歐美主要場景推出高級泊車類解決方案,其適用于住宅、車庫內部、公司等固定車位場景,主要用于提供固定車位自主泊車及封閉區域低速巡航的功能。

毋庸置疑,特斯拉Autopilot的出現確實引領了L2級ADAS市場高速成長,這讓習慣保守決策的OEMs開始學著認可泊車市場的需求。可中國OEM卻飽受供應商及整合能力的限制,現階段只能在低級泊車輔助類產品的滲透率上做文章,難以落地高級泊車功能。

另一方面,國際OEM主導的泊車市場也難以快速起量。大眾、通用預計2022年為中國市場引入融合型APA功能,這一時間點落后于本土OEM 3-4年,即便落地后,國際OEM對中國特色需求響應遲緩,也會導致泊車功能導入緩慢。

基于此,百度Apollo選擇從泊車場景打造中國自動駕駛爆款產品。從數據層面來看,Apollo Valet Parking整體方案能夠提高用戶效率和資源利用率,平均每次停車節省30+分鐘、100+元成本。

在商業層面之外,百度Apollo自然還有技術因素的考量。在功能上,AVP屬于泊車輔助系統、ADAS(高級自動駕駛輔助系統)功能的升級;在技術上,則屬于低速L4級自動駕駛。

在Apollo計劃自身發展過程中,Valet Parking將扮演兩個重要角色。從自動駕駛角度而言,封閉圍欄內的低速行駛是業界公認的可以優先實現大規模商業化落地的場景,且暫時不會遇到法律法規的阻礙,AVP功能也就成了實現L4級自動駕駛的必經之路

順應技術整體商業化進程,自主泊車將是最先打通C端消費者與未來無人駕駛共享出行(Robo-taxi)行業的重要渠道。Valet Parking作為百度Apollo Lite的一部分,某種程度上是在為Apollo后續Robo-taxi等業務鋪路,吸引合作伙伴為其助力。

換句話說,百度Apollo絕非沒有野心。公司此時以“量產”為關鍵詞加入對抗,似乎是在向全行業宣告,Apollo計劃并未缺席L4級自動駕駛“預備賽”,且有足夠的技術實力在未來高級別自動駕駛競爭中占領一席之地。

百度Apollo將如何續寫結尾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IHS對泊車市場的滲透率預測顯示,中國AVP預計將于2021年之前出現殺手級產品。

有意思的是,百度Apollo Valet Parking的版本迭代規劃與上述時間節點高度吻合。今天推出的AVP版本暫不需要場端配合,可以在所有車位實現車內車外的自動泊車功能,同時車輛經過訓練,能夠在家和公司等固定車位完成視距內的自主泊車及召喚。

在經過場端Marker簡單改造之后,百度Apollo Valet Parking將于2020年上線在公共停車場自動排隊、跨層巡航找車位、自主泊車和召喚功能。最終至2022年,方案將能夠在智慧城市的停車場及特定道路實現跨停車場調度、封閉快速路自動駕駛,同時借助車路協同V2X改造增強技術特性

更重要的是,作為整個方案的主心骨,軟硬件裝配的量產均已提上日程。2021年,ACU-ADV傳感器硬件將大規模量產,同時百度Apollo Valet Parking核心搭載的高精地圖也已發展進入“下半場”。

高精地圖功能安全高精地圖功能安全

顧維灝介紹稱,憑借專業的測繪和眾包更新,百度高精地圖可實現全自動三維重建,并實時更新地圖鮮度,精準度也達到厘米級別。不僅如此,百度Apollo也獲得了社會和企業的高度認可:在2019年,百度Apollo獲得了中國第一個全車道要素的高精地圖審圖號,并成為2022年北京冬奧會自動駕駛公安經地圖唯一承擔單位。可以說,百度Apollo高精地圖在業務規模及客戶反饋層面基本已經得到業界認可。

就以上幾個維度而言,在中國泊車市場殺手級產品出現之前,百度Apollo Valet Parking的量產恐怕不再會有太大阻礙。而一旦這項全新技術能夠順利成為百度Apollo自動駕駛爆款產品,基于AVP之于L4級功能的時代意義,百度Apollo或許將親手開啟自動駕駛產業的iPhone時刻。

相關標簽:
深度
自動駕駛

十或更好50手投注